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我在if里你在else里,似乎一直相伴又永远分离;
世界上最痴心的等待,是我当case你是switch,或许永远都选不上自 己;
世界上最真情的相依,是你在try我在catch。
无论你发神马脾气,我都默默承受,静静处理。
到那时,再来期待我们的finally